you're reading...
放眼世界 International Affairs

匈牙利的陰謀論選戰

1043675626

Source: sputnik news 

 

四月八日是中歐小國匈牙利的換屆大選。本來像匈牙利這樣的蕞爾小國,理應引不起國際社會興趣。然而匈牙利近年愈趨專制的走勢,很可能是西方民主危機的一個樣本。

在匈牙利首府布達佩斯街頭最引人注目的選舉廣告人物不是現任總理歐爾班,也不是任何反對黨領袖,而是於匈牙利出生後來移居美國的猶太富商索羅斯。選舉廣告上指要向索羅斯說不。這令人想起一年前特朗普上任時全美爆發的示威,俄羅斯政府控制的RT電視台大力發起文宣,指該示威是由索羅斯幕後策動。索羅斯身為富商,一直出力於政治捐獻,扶持宣揚自由主義的非政府組織,然而要說索羅斯收買政客與示威者,則是東拼西湊的穿鑿附會。

不過索羅斯在內一小撮猶太銀行家,已收買歐盟政府,試圖引入大批穆斯林難民,以及散佈「左膠」思想來「文化清洗」白人耶教文明,密謀創造一個「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這個陰謀論,已是傳遍大西洋兩岸網絡另類右翼份子(alt-right)口中關乎種族存亡的空前危機。這種理論不僅得到西方青睞,也本土化成為某些香港政客的主張。筆者認識一些人,就信誓旦旦指是猶太人發動兩次大戰,掐造屠猶歷史,企圖創造「新世界秩序」,無論如何跟之理論,他們總是反指你被索羅斯控制的fake news洗腦,最終都是一籌莫展。於是身為反難民先鋒的歐爾班有如一六八三年擊退鄂圖曼軍隊的波蘭翼騎,是拯救西方文明的「英雄」,而索羅斯正無所不用其極要推倒歐爾班政權,因此歐爾班矢言要勝選後向反對者「付上代價」(elégtétel)。

這種極端國族主義的抬頭,在西方國家俯拾皆是,情況就有如一九二九年華爾街股災後各國興起的法西斯主義一樣令人擔憂。記得筆者三年前遊歷布達佩斯,參觀當時備受爭議的德國佔領紀念碑,當中匈牙利被塑造為受害者,但明明匈牙利二戰時是軸心國成員,更曾經積極參與遣送猶太人到集中營。到過布達佩斯的讀者亦應該知道,猶太人在匈牙利長居已久,市中心最大的城區便是猶太區,區內不少歷史悠久的猶太遺址。而且匈牙利長期於哈布斯堡統治下,本來便是多種族多語言國家,一九一〇年的人口普查中,僅有一半人口說匈牙利語。但當國族主義興起時,匈牙利人要建構民族神話,便假借匈奴人征歐之故事,突顯其民族獨特性。明明布達佩斯街頭,女的金髮碧眼,男的輪廓分明,與其他歐洲人根本毫無差別。

雖然反移民為歐爾班最煞食政綱,但其實大多敘利亞難民只是取道匈牙利往德國,大多根本沒有留在這東歐窮國的意圖,而且在歐盟大融合下,匈牙利人口大量流出,歐爾班所謂反移民口號,只是一支幌子。然而歐爾班借助國族主義情緒,打出反歐盟反移民的排外政策,得到了匈牙利人的掌聲。有國族主義作護身符,受俄國大力資助,有「匈牙利普京」之稱的歐爾班聲言自由民主會拖低競爭力,近年大力排斥少數群體,打壓人權組織,整肅司法系統,為實現他口中的「不自由民主」(iliberal democracy)政體進發。

各界都關注,究竟四月八日後匈牙利會否仍是民主國家,還是像遠東某國家一樣,是歐爾班的登基日?歐盟面對這個中歐民粹元首,又可以有甚麼對策?在恐懼移民的心理與國族主義情緒之下,人類又可以有多愚昧,令陰謀論仍可在資訊發達的廿一世紀大行其道呢?

貝加爾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