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This category contains 270 posts

西西:貴子弟

怎樣乘搭地鐵:
1 在畫著地鐵標誌的入口走到大堂裏面去。
2 在大堂裏面查看地名和價目表。
3 預備好足夠的硬幣。
4 硬幣不夠,可以到票務處去換。
5 有一架機器會把一元硬幣換成五角硬幣。
6 把硬幣放入售票機,取下吐出來的車票。
7 到收票閘口把車票放入箭頭指著的縫隙。
8 穿過自動旋轉閘,記得取回車票。
9 好好保存車票,不可以摺疊扭曲。
10 到站台上候車,選擇正確的路線和方向。
11 在站台上時,不要越出黃線。
12 地鐵到站時,小心不要互相擠逼,爭先恐後。
13 先讓車上的人出來,才上車。
14 上了車,不要塞在車門口。
15 在車裏面不要吃雪糕、薯條等等。
16 不可以抽煙。
17 如果要轉車,注意在中途站下車。
18 下車後回到大堂,從收票閘出來。
19 如果使用儲值車票,記得取回車票。
20 選擇適當的出口返回地面,避免走錯路。

第二部分
「校長先生。」
「請進來。」
「小姓陳,陳大文。」
「陳先生請坐。」
「小女淑玲,是貴校六年級甲班的學生。」
「六甲,陳淑玲。請問陳先生?」
「是這樣的,最近我放假,比較空閑,所以在家裏看看淑玲的功課。我翻開了她的作文,不看猶可,一看之下,嚇了一跳。」
「哦?」
「題目已經夠奇怪了,叫做:怎樣乘搭地鐵。」
「是六甲的作文。」
「我還以為是社會作業哪。」 Continue reading

唐德剛夏志清論戰錄

1986年夏志清教授和唐德剛教授握手言和,中為傳記文學發行人劉紹唐。(圖片來源:北美華文作家協會)

1986年夏志清教授和唐德剛教授握手言和,中為傳記文學發行人劉紹唐。(圖片來源:北美華文作家協會)

啟、出擊:海外讀紅樓(唐德剛)

「紅樓夢」這部奇書,讀者們不論年齡大小、時代先後、地域差異、政治社會制度不同,讀後都會有不同的領悟。

一個讀者個體,他從小到老、從華南到華北、從小學到大學、從國內到海外、從大陸到台灣、從資本主義到社會主義……由於生活經驗的變換、知識面接觸的擴大,他每次再讀「紅樓」,也會「別有一番滋味」。

Continue reading

鄒崇銘:悼曾基:國族與本土、右翼與左翼

曾澍基1

突聞曾澍基教授(下稱曾基)在家中意外逝世,當下即有衝動想寫一篇悼文。和曾基個人絕對算不上相熟,但多年來從他所學獲益匪淺,因此這更多是一篇學術生平回顧,並側面襯托出香港40年來的社會經濟變遷。

Continue reading

評練乙錚再論「支那」

陳凱文研究室

圖1﹕中華中心主義概念圖
圖1﹕中華中心主義概念圖

日本秋田國際教養大學經濟學教授練乙錚先生﹐繼日前在報章撰寫《論支那人》一文後﹐近日再次撰文(簡稱為《「支那」與Китай》)﹐略談到「支那」的詞源問題。意想不到的是﹐練教授在文末竟提到鄙生之前的拙作(連結)﹐並獲得「陳君反對筆者觀點,但其文章資料豐富很可讀」的評價﹐盡顯練教授的雅量和學養﹐也令人受寵若驚。

View original post 79 more words

被遺忘的一戰大軍:華工之手如何塑造歐洲

被遺忘的一戰大軍:華工之手如何塑造歐洲

被遺忘的一戰大軍:華工之手如何塑造歐洲

招募華工期間,英國在威海的租界。(攝影:David Livingstone)

招募華工期間,英國在威海的租界。(攝影:David Livingstone)

在前往法國路上的華工。(照片來源:考茲家族基督教青年會檔案,明尼蘇達大學)

在前往法國路上的華工。(照片來源:考茲家族基督教青年會檔案,明尼蘇達大學)

四名法國華工隊成員在一座房子的廢墟前。還有兩個幫派成員,一名翻譯員。 (照片來源:佛蘭德斯戰爭博物館,伊普爾)

四名法國華工隊成員在一座房子的廢墟前。還有兩個幫派成員,一名翻譯員。 (照片來源:佛蘭德斯戰爭博物館,伊普爾)

拆卸鐵絲網的中國工人。 (照片來源:考茲家族基督教青年會檔案,明尼蘇達大學)

拆卸鐵絲網的中國工人。 (照片來源:考茲家族基督教青年會檔案,明尼蘇達大學)

1917年,英國上尉路易斯•希伯特(Louis Sebert)和一名中國翻譯員一起吃飯。 (攝影:David Livingstone)

1917年,英國上尉路易斯•希伯特(Louis Sebert)和一名中國翻譯員一起吃飯。 (攝影:David Livingstone)

1918年2月,法國華工隊成員正在清洗位於法國埃蘭坦克兵團中心工場的一輛Mark V坦克。(照片來源:坦克博物館)

1918年2月,法國華工隊成員正在清洗位於法國埃蘭坦克兵團中心工場的一輛Mark V坦克。(照片來源:坦克博物館)

文化大革命期間,麥農戴傳新毀掉了一張年輕法國女人的照片。那是他50年前在法國留下的最後一張照片。當時戴傳新已達耄耋之年,他害怕因為這張照片而被標籤為叛國者。文化大革命中,一切有關舊中國的記憶都被摧毀,包括過去西方的影響。

戴傳新的孫子戴洪玉在戴傳新去世後一年出生。戴洪玉說:「村長告訴我有關這張法國女子的照片的故事。他說那個女孩很高,戴著一頂很大的帽子。」

戴洪玉現在在臨沂賣膠布,從小他就跟村裡其他人一樣,把他祖父拍下那張照片的地方稱為「歐羅巴」。幾十年之後,他才知道,那個地方叫歐洲。

戴洪玉的祖父是數十萬在第一次時間大戰(1914-1918)期間,在歐洲和中東挖戰壕、造坦克、組裝武器的中國工人之一。他們是一戰期間人數最多、服務時間最長的勞工團體。他們的故事大多已經被世人遺忘,整整一個世紀,才慢慢被再次發掘出來。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