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中東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8 posts

從突尼斯到亞丁港

Old_Town_Aden_Yemen

亞丁港(Source: wikipedia)

 

曾是意大利名導演帕索里尼《一千零一夜》中的也門古城正受戰火威脅。九一一世貿襲擊後,美國在全球展開反恐戰爭,除了大型的阿富汗、伊拉克軍事行動外,美軍亦一直協助阿拉伯半島南端之也門政府,清剿當地的亞爾蓋達組織。美國長期於中東支持獨裁政權,以對抗伊斯蘭主義份子。然而二〇一〇年中東掀起了阿拉伯之春,親美的突尼西亞總統本阿里、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先後被趕落台,利比亞爆發內戰,最終卡達菲被叛軍殺死。規模一樣龐大的也門示威持續多月後,終於逼使當權力超過三十三年的總統當薩利赫下台。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打左膠

(圖片來源:expatfinancial.com)

(圖片來源:expatfinancial.com)

近日親共報章對港大法學院之筆訐,被喻為把香港拉進了類文革時代。當那邊廂梁特首以一市之長身份挪施政報告的黃金時段高調批評《學苑》幾篇關於港獨文章,這邊廂本土右翼則於各大院校爭相奪權,倡退學聯六四集會,罷民主中國會綱,續以「左膠」無限上綱,更指「左膠是內奸」,又說「左膠」不除,香港休矣。

究竟何為「左膠」?確是言人人殊。以筆者記憶,「左膠」一詞當初是由右翼本土的「國師」陳雲開始廣泛流傳。「左膠」一詞,本以形容葉寶琳、陳景輝、林輝為首的社運分子。二○○九、一○年反高鐵一役,是天星、皇后以來,本土運動的新高點。開辦嘉年華介紹本土農業、五區苦行欲爭取社會同情、創意藝術作品的湧現,當時深得包括陳雲在內的人心,也令很多年輕人首次關注政治。然而萬人圍堵立法會,仍阻止不了撥款通過。少數人欲闖進立法會,大台卻決定解散集會。反高鐵的失敗打擊令社運出現從左轉右的範式轉移。部份激進人士指摘運動為「唱K社運」、「嘉年華式抗爭」、「和理非」、「散水社運」,「左膠」一詞遂應運而生。其時反自由行及雙非之情緒已經逐步浮現,加上一一年陳雲出版《香港城邦論》,更為港獨議題解禁。陳雲把族群矛盾與自治港獨議題掛鈎,成為今天右翼本土論的核心主張。

Continue reading

法蘭西恐怖主義

"Ici on noie les Algériens"(這裏沉死過阿爾及尼亞人)(圖片來源:wikipedia)

“Ici on noie les Algériens”(這裏沉死過阿爾及尼亞人)(圖片來源:wikipedia)

巴黎恐襲後,《查理周報》成為了言論自由的神聖代表,全球高舉「我是查理」的口號,直斥伊斯蘭原教主義者的野蠻行為。法國人在共和廣場高吭《馬賽曲》,以鮮血和仇恨殺死外敵。如此慷慨激昂的戰歌,仿佛在提醒二百多年前的法國正是現代恐怖主義的祖宗。

《馬賽曲》寫成於法國大革命時期,革命派推翻了波旁王室,把路易十六與瑪麗安東尼王后送上斷頭台,令本來鬥得你死我活的歐洲各國王室嚇得要命,瑪麗的兄長,神聖羅馬皇帝集合全歐的貴族力量一致對外,進攻法國。法國革命政府為抵擋外敵,大力鼓動法國人的民族熱情,號召全民參軍保衛國土。一時間法國語、法國境、法國人以及法國大革命的「自由、平等、博愛」精神成為法國人的共同身份,《馬賽曲》便是寫成於馬賽志願軍入巴黎助戰之時。

法國革命政府不僅以國族主義呼召國民的愛國心,更以國家名義對付異見,將政敵送上斷頭台。羅伯斯比爾的恐佈統治,是革命的沸點,也是現代國家恐怖主義的雛型。

Continue reading

沈旭暉:撕裂中的埃及—為什麼埃及民主會失敗?

535723_614704661897021_46980790_n埃及總統穆爾西被軍方罷黜後,技術官僚為主的過渡政府終於成立,各方觀點大異其趣,有認為這是糾正民主失誤的「二次革命」,有認為這是獨裁制度復辟的「政變」,也有認為這是外國勢力策劃的「顏色革命」。事件難以定性,因為埃及國內已失去任何達到社會共識的基礎,無論是民主選舉還是軍事政變,都難以得到一個大多數人滿意的結局。

Continue reading

沈旭暉:「加沙之戰」的外圍玩家,與中東新紀元秩序

以巴衝突迅速升溫,無論如何解決,都涉及阿拉伯之春後宏觀國際格局的巨變,日前本欄談及的五點只是原因的部分,還有另外一批外圍玩家因為種種計算,也積極捲入衝突,客觀效果是打破了哈馬斯多年來的國際孤立,同時也令以色列激進派感到必須強硬回應: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