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八一八事變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8 posts

健吾:天地不過一剎那

舞台劇《賈寶玉》的其中一個橋段,是賈寶玉知道賈府所有人的下場後,他回到過去,嘗試改變各人悲慘的命運。在〈解花籤〉一場中,各人問寶玉她們將來會怎麼樣,寶玉知道實情,卻沒有說出真話,當晚眾女行酒令,非常盡興。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蔡子強:若有一天這個城市死亡,死因會是沉默和冷漠

「他們最先走來捉共產黨,因為我不是共產黨,所以我無出聲;
他們稍後走來捉猶太人,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所以我也無出聲;
他們接着走來捉工會分子,因為我不是工會分子,所以我還是無出聲;
到了他們來捉天主教徒,因為我是新教徒,所以我仍舊無出聲;
最後,他們走來捉我,環顧四周,已經沒有人留下來,可以為我出聲了。」

以上一段「唔關我事,所以我唔出聲,而到了最後,終於無人為我出聲」的故事,來自德國人馬田尼姆拉(Martin Niemoeller),他是一個德國傳教士,雖然也曾被希特勒逮捕而鋃鐺下獄,但戰後他一直沒有以受害者自居,反而深切反省。 Continue reading

香港脅持七百萬人質事件

這幾年香港跟菲律賓似乎總是過不去,馬尼拉人質事件過去了一年多,適逢特區政府在外傭居港權官司中敗訴,這意味着菲籍佔過半數的外傭將會獲得申請居留權的資格,這對不少香港人來說或許是個噩耗。但同時間相比去年人質受害者家屬,另外一段在旅遊巴上脅持人質的惡夢其實才剛剛開始。

Continue reading

練乙錚:談徐立之下台 論大陸籍學者角色

港大校長徐立之「被自願」辭職,是香港社會大陸化的一個重要里程碑。發生此事自然不過,對中共稍有認識的人,無論政治派別,就算當初感到意外,想清楚便知合情合理。九七回歸前夕,時任亞洲學會(Asia Society)副總裁的一位美國人K. Quigley問筆者: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可信嗎?

筆者的答覆直截了當:表面一定不變,這就是交代了;實質十年後兩個樣,尤其是大學和傳媒的話事權和作風,那是沒說的。

2000年7月,港大發生「民調事件」,大家記憶猶新【註】。那是回歸之後,政治權力首次向學術發招。不過,當時過渡不久,特區政府在大學裏可調動的資源不多,需從外面派特使,而且是次政權態度溫文不粗暴,試探一下而已,並非志在必得,這從所派特使的級別及其人性格可以看出。

Continue reading

你當記者是什麼

一石激起千重浪,李克強這顆石威力可不少,引起了社會對警權、大學價值及新聞自由等多方面的討論。前兩點已經有不少學者專家發表了文章,我也不好意思插嘴。但作為一位傳理系畢業生兼(掛名)記者,關於新聞自由的那一部份,還是有些東西不吐不快…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