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六四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27 posts

再思六四之爭:走出封閉的本土主義

20160525_20160525-165323

(圖片來源:商業電台)

六四一夜,十一大聯校舉辦六四論壇,與維園的支聯會分庭抗禮。從佔領運動到六四晚會,本土派致力要拆泛民大台,所經之處吹枯拉朽,泛民老鬼處處捱打,彷佛世界是本土派新一代的。首先要駁斥的,是本土派及主流傳媒一直渲染的假象:年輕人必然是本土派,老一輩必定是大中華膠。還是大專政改關注組代表唐曉昕在維園大台上說得好:學生會不代表我!這一句抒了不少不認同本土派之年輕人的氣!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解散吧!支聯會

「六四維園見」,一句你我曾視之理所當然的話,你說不再理所當然;「六四維園見」,本以為是一個香港人對六四死難同胞的莊嚴承諾,我說已成夢囈。

「誰的六四?誰的同胞?」,好些年前臺灣人對悼念六四的爭論,以至中國民主化對臺灣(獨)是否有利的分歧,到今天在香港重演。每個人到維園有不同的理由,每個人不到維園也有不同的理由;本來悼念與否、怎樣悼念、悼念什麼,與身份認同一樣,勉強不來。

Continue reading

政改決議之後

(圖片來源:Manson Wong @USP 社媒)

(圖片來源:Manson Wong @USP 社媒)

普選框架看中共對港路線之變

中共為普選設下極為狹窄之框架,不僅將八份之一的提名門檻提高至超過一半,二〇一六年立法會的選舉辦法亦是原地踏步,其保守程度連保皇黨中人都始料不及。

若果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法沿用二〇一一年,即繼續維持公司票,即連以唐英年、梁振英一二年入閘所得的提名也無法出線,更莫論連八份一門檻都通過不到的葉劉淑儀。

前有溫和人士苦口婆心,後有佔領中環如箭在弦,內也有建制中人試圖游說,結果中共仍是要以最強硬,最保守的姿態宣示其對普選的態度,不禁令人相信,中共是要借泛民之手否決政改,諉過於人,然後撲殺佔中,圖於「大亂中求大治」。

Continue reading

昨夜維園

(圖片來源:新唐人)

(圖片來源:新唐人)

昨晚的六四晚會告終,有好受的,也有難受的。讀過筆者文章的都會知道,筆者是忠實的民主中國支持者,也相信支聯會每年籌辦六四晚會的工作不僅影響着下一代認識歷史,毋忘六四,對抗極權,也影響着大陸數以萬計的民運人士或支持者。每年晚上維園的燭光,是全中國自由民主希望的燈塔,這亦是香港人應引以為傲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從晏菲路到維園

(圖片來源:Anfield Road)

(圖片來源:Anfield Road)

足球在歐洲除了是一項競技之外,也扮演着相當重要的角色。無論是巴塞隆拿承載的加泰隆尼亞人光榮的身份與歷史,與其與代表住西班牙中央政權,佛朗哥獨裁統治的皇家馬德里分庭抗禮的分離主義;還是蘇格蘭的些路迪與格拉斯哥流浪,兩支分別代表天主教及愛爾蘭共和主義,和新教及支持英國的同市宿敵,足球和球會在那些人心目中,竟然成為整個民族,整個城市的共同榮譽、傳統、身份象徵以及對那身份忠誠和熱愛。又例如是一九五九年曼聯全隊無一倖免的慕尼黑空難,經歷了超過半個世紀,該事件依然成為球會不可磨滅的歷史,球迷不能撫平的共同記憶,以及球隊用作成為前進的原動力。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