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安裕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16 posts

安裕:典型在夙昔

2 RubberBand七一那天在炙熱太陽下從啟德遙望一水之隔的維多利亞公園會想到什麼,這可能是香港二十五歲以下年輕人最想知道的事。這會是「身在曹營心在漢」抑或「一片冰心在玉壺」,恐怕到時走上台張開嘴才知道,七一下午二時還未到來這刻說三道四實是不近人情了一些。有一種解說是,藝人其實空間不大,一張合約就夠你受,一句「違反合約精神」足以要你煩幾年。這個我不能不同意,藝人要親近建制而付出的機會成本,肯定比與建制對幹來得低廉。然而究竟香港的社會意志會不會最終扭轉泥淖意識,抑或不幸如杜牧所言的「隔江猶唱後庭花」和諧先行,這次事件是很有意思的觀察機會。

Continue reading

安裕:人民不會忘記

王德威教授在《小說中國:晚清到當代的中文小說》把上世紀初中國人的卑怯投機和麻木不仁在時代交錯的空間裏勾勒出來。魯迅據說是在日本看到一張幻燈片﹕一群中國人看着日本兵斬另一個中國人的頭,被斬的是替俄國當間諜刺探日本軍情,斬頭地點在中國東北。在這張攝於一九○六年的幻燈片,魯迅看到清末國人的劣根性,十六年後,他在《吶喊》的前言寫道:「凡是愚弱的國民,即使體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壯,也只能做毫無意義的示威材料和看客。」

Continue reading

安裕:餘孽

p

漢文字博大精深,也惡毒。多年前在南韓看過一份刊物,拼音諺文我不懂,標題倒是漢字,那是講北韓情況的分析,標題上斗大的字「北狗」;隔些年也見過北韓罵南韓的字眼,「南傀」。我覺得比起「漢奸」少了一分雅多了一分狠,高麗性格就像酸辣泡菜那樣明刀明槍,對待自己同胞就是這樣。前幾天讀到吳康民與李鵬飛兩位先生的筆戰,文字裏穿插「餘孽」二字,層次段數比朝鮮半島兄弟對罵稍高半線。「餘孽」意指「壞分子或殘餘惡勢力」,《後漢書.段熲傳》說對付餘孽要連根拔起,否則後患無窮,「費耗若此,猶不誅盡,餘孽復起,于茲作害」,兇狠得很。

Continue reading

安裕:她是誰?

(圖片來源:Telegraph)

(圖片來源:Telegraph)

英國人似乎什麼事都認真到不行,在倫敦生活過的都會聽過這個謔而虐的笑話:路人甲在最繁盛的牛津街街頭問身邊路人乙時間,「現在是幾點鐘」(What is the time?),神差鬼推說漏一個the,變成What is time?(什麼是時間?)不巧這路人乙原來是倫敦大學哲學系教授,結果站在路旁給路人甲來一課哲學,講了半個鐘頭才講到物質大爆炸。這時路人甲禮貌地說要趕車,留下了電話「待日後聯絡」,可就沒有留下姓氏只留下名字。可以想到的是,路人甲與教授下半輩子都不可能在電話裏請益。

Continue reading

安裕:陰影

F201205081608122859817314

延安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儘管已被大陸視為文壇祭酒,可是總有揮不去的一塊疙瘩,那是他和一大幫文學界把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抄一遍。莫言如何能言善寫,這一筆卻很難讓他在毛澤東已在九泉三十七年的今天給中國人民一個合理解釋。手抄這種必稱恭敬的做法固然是心態的折射,但為何要手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而不是〈矛盾論〉或〈論持久戰〉,這便是今天中共治下的大陸文壇歪風。我相信除了極少數的幾個,沒有誰會同意毛年代有創作自由,然而今天也要來一場把毛視為神祗的把戲,很大程度是文革年間「忠字舞」的另類表達形態,也是「大國崛起」下以我為主的文化新權威主義。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