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政改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10 posts

香港民主的試點

C479B82C-11F7-4C15-BE5A-17D917A67824_w640_r1_s_cx0_cy7_cw0

八三一決定後,親泛民之溫和派認為對話之路已盡,普選之望已滅,民主回歸已終。沒有甚麼比絕望更能摧毀一場民主運動,以「中國主權下的香港民主自治」為綱的民主回歸論倒台,取而代之的會是甚麼呢?

本土自決派,不論左右,經已蠢蠢欲動。先旨聲明,筆者絕對認同自決權利,也認為港人為前途自決,是天公地道,但在這一黨專政的中共統治下,自決公投是永不可能發生的事。棄一國兩制而走自決獨立,正落入中共現在無限上綱的提防港獨的敵我矛盾格局,進一步收緊對港政策。可能有人狂想,中共取消一國兩制是一樁好事,會令香港人置諸死地而後生,全民奮起抵抗。筆者認同這辦法會置香港諸死地,但會否後生則大有疑竇。公民抗爭是必須,但要逾越一國兩制的綱領恐怕毫不明智。

Continue reading

民主回歸並未結束

a1703a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人大決議後,本地知識界一陣愁雲慘霧,紛紛說此是從上世紀八〇年代以降,對中國民主化有良好寄望的「民主回歸」論之死。左翼謂這是民主回歸派之告別及新一章民主運動之開始,右翼則更扮作事後諸葛,大加譏諷之能事。然而筆者百思不得其解,人大決議如何就能判民主回歸之死刑?沒有民主回歸的綱領,香港民主運動有可能有其他代替品嗎?而那些冷眼旁觀的右翼本土論者,又何曾見他們的理論在三十年前後躍為主流?

Continue reading

蔡子強:路走到這裏分手—民主回歸派的落幕

(圖片來源:美聯社)

(圖片來源:美聯社)

30年前,我入中大念書,參與學生運動。1980年代初,中英兩國就香港前途問題進行談判,香港局勢動盪不安,人心惶惶,更曾經發生過9月風暴,港元暴瀉。在那個大時代,學運當然不能也不會置身事外。

Continue reading

政改決議之後

(圖片來源:Manson Wong @USP 社媒)

(圖片來源:Manson Wong @USP 社媒)

普選框架看中共對港路線之變

中共為普選設下極為狹窄之框架,不僅將八份之一的提名門檻提高至超過一半,二〇一六年立法會的選舉辦法亦是原地踏步,其保守程度連保皇黨中人都始料不及。

若果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法沿用二〇一一年,即繼續維持公司票,即連以唐英年、梁振英一二年入閘所得的提名也無法出線,更莫論連八份一門檻都通過不到的葉劉淑儀。

前有溫和人士苦口婆心,後有佔領中環如箭在弦,內也有建制中人試圖游說,結果中共仍是要以最強硬,最保守的姿態宣示其對普選的態度,不禁令人相信,中共是要借泛民之手否決政改,諉過於人,然後撲殺佔中,圖於「大亂中求大治」。

Continue reading

落空了的民主承諾:楊慕琦計劃

SirMarkYoung

昨日特首梁振英向北京提交了政改諮詢報告,正式啟動政改五部曲。各界預料八月舉行的人大會議將會為普選形式定下框架,而民主派已經揚言,若八月的人大決定不符國際標準將會佔領中環,醞釀多時的政改之爭如箭在弦。

自從佔領中環寫入民主派的議程,社會陷入嚴重撕裂,兩方勢力不斷動員各方群眾,政界、商界、學校,甚至普羅大眾捲入了佔中與反佔中的輿論戰。無論佔中最終是成是敗,倘若政改未能成功得到社會絕大部份人的支持,香港內耗只會愈發加劇,本來已經施政無效的政府必然像曾鈺成所講,變成「ungovernable」。

我們又是怎樣走到這個自我毀滅的困地呢?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簽訂,中共在「回收」香港主權同時,承諾給予港人高度自治的治權。一九九〇年《基本法》頒佈,中共又承諾香港的特首和立法會最終會由普選產生。但結果二十四年後,所謂普選承諾,只是任憑中共自己定義的民主,以又是任憑定義的「愛國愛港」標準,旨在確定一場既「民主」,又要「安全」的選舉。

歷史總是不斷地自我重複!香港人被給予的自治「承諾」,已不是第一次落空。如果當年的承諾被兌現,香港人今天會有否繼續蹉跎在這遙遙無期的普選路呢?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