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普選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13 posts

梁國雄:年年行,悶唔悶?

1502515_801400393219658_1326782751_n

聖誕時分,少不免有賀節之問候短訊。其中一個至為特別,似應來自朋輩的小兒女,恭祝之餘,先詢我今年元旦會否遊行,復又補上一句:「年年行,悶唔悶?」閱之不禁微笑,童言果真無忌,不若成人對話,轉彎抹角,機關暗藏!由於事忙,並未奉答世侄,今日在此饒舌,希望他有緣讀到,元旦日遊行碰到我為「社民連」站台籌款之時,再作議論!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陳冠中:香港未完成的實驗

CHAN20KWUN222_xezYq_600x0
(編按:香港書展2013年度作家陳冠中,今天出席分享會「香港未完成的實驗」,本文為他的發言稿全文。)

香港未完成的實驗。

2000年那年,我一如以往,將自己的一些舊作交給了梁秉鈞先生,請他編輯成書並替我找出版社。這次他問說交給一家新出版社以示支持好不好?我同意了。這就成了指南針出版社在2001年替我出版的文章集《香港未完成的實驗》,銷售量很低,很少人注意到。裏面,有一篇同名的文章,曾經在明報刊登,首次發表日期是1998年3月27日,回歸後不到一年。我在那篇也叫做《香港未完成的實驗》的文章裏寫下了這樣的一些句子:

「香港也是人類最偉大的成功實驗之一。」

「香港的實驗還有未完成的部份嗎?我們不是『什麼都有』了嗎?作為戰後嬰兒潮代的一份子,我還有一種痛,而相信同代很多人會有同感。那就是民主。或者說,以市民普選出代議決策者和行政長官的制度。」

「我相信香港民主也會有改進,只是慢了一點,慢得有點荒謬。」

「民主是香港未完成的實驗,其他實驗的成果不會因為民主的成形而失敗,因為民主是整個實驗的一部份。有了民主,這一代人才完成任務。」

「要完成,就在這一代。」

這是在十五年前寫的。

今天,我想繼續講香港未完成的實驗,香港未竟之業,這一代香港人未了的心願,早該完成的任務、必須達成的使命。

Continue reading

蔡子強:香港要的是「伊朗式」普選嗎?

(圖片來源:sashahalima)

(圖片來源:sashahalima)

兩會舉行期間,北京不斷傳來信息,讓人覺得中央對於2017年特首普選安排已有一定傾向,為了確保經由一人一票選出的特首,要愛國愛港、得到中央的信任和接受,特首的提名將會加諸例如預選又或者篩選等安排,把諸如泛民等中央不接受的人踢出局,避免選出一名中央認為會與之對抗的特首。這樣的信息傳回香港,因為與港人一直期盼的真正普選存在重大分歧,自然惹來輿論嘩然。

Continue reading

抵赤抗共豈有別途

120214-hong-kong-1045a_2.photoblog600

廉政公署終於牽涉進貪污醜聞。筆者用「終於」,是因為這種新聞會出現,只是遲早的問題。香港要跟隨中央政府「十二五」規劃的大步伐,不致「邊緣化」嘛,那麼港官「學習」一下大陸那套促成經濟崛起的良好施政,官員間吃喝送禮,省去了繁文縟節的所謂程序,加些互通「方便」的大門和情報,那麼「多快好省」地建設經濟,就是張德江最近說「發展是硬道理」的「中國模式」典範吧。

Continue reading

江關生︰愛國愛港,如何評斷?—重溫鄧小平關於愛國者治港的論述

1984年在中英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前一周,兩局非官守議員代表團及多位成員,當中包括譚惠珠(右三)等人到倫敦拜訪戴卓爾夫人。(圖片取自 《鍾士元回憶錄》)

1984年在中英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前一周,兩局非官守議員代表團及多位成員,當中包括譚惠珠(右三)等人到倫敦拜訪戴卓爾夫人。(圖片取自 《鍾士元回憶錄》)

有關香港未來的特首普選以及應否愛國愛港的議題,坊間近來有不少奇談怪論,其中以港區人大代表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的論點,最為聒耳。

譚惠珠說,愛國愛港的定義應從嚴。泛民主派的特首候選人即使宣誓效忠中國,還是不可靠,因為可以發假誓,故應由提名委員會先行決定誰是愛國愛港。

重溫鄧小平的講話,當知譚惠珠的誅心之論,是徹頭徹尾的胡說八道。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