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本土意識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13 posts

解殖?重殖?

(圖片來源:Andrew Chew)

(圖片來源:Andrew Chew)

六十年代是香港本土意識及「香港人」身份的萌芽狀態。一九六五年的英文虎報便對於香港人身份有有趣的觀察:

“This is not a new idea. Hongkongites have been talking about for years…The root of the problem in wanting to instill this Hong Kong Identity sense into the citizenry is to determine who belongs and wants to belong to Hong Kong. (But) for the idea of Hong Kong identity to grow and for its people to take pride in being identified with Hong Kong, living standards have to go up. Otherwise it’s trying to give culture to hungry and needy people-it simply just won’t work” by Ernie Pereira, Hong Kong Tiger Standards, 28 Feb 1965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李怡:為自己理念而活,左右膠爭論何傷?

九月初毛孟靜和范國威等300人刊登反赤化廣告,范國威動議政府制訂政策需港人優先,社會上關於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的討論,引發了香港民主派和社運界在網絡關於「左膠右膠」的激辯。電視發牌事件觸發的社運,也帶來批判「左膠」騎劫HKTV工會及募款風波。不少人擔心工會與社運團體切割,公民廣場人潮散去,無法像反國教運動般洶湧澎湃,運動就會無疾而終。有好心人擔憂社運界出現民主派那樣的分裂,因此呼籲左右膠停止爭論,要團結一致對付港共政權。香港支持抗共爭民主的市民,也對這種口水戰擔憂,覺得失去了方向感。但市民的擔憂和好心人的勸架,是不能阻止爭論和分裂的,而且停止爭論也未必是好事。

什麼是「膠」?大概是指人的腦袋如「硬膠」般僵化,其實所指就是「意識形態」,英語稱為Ideology,德文原意是「理念或想像的學說」。有人音義雙譯為「意底牢結」,因為它是一個由理念、想像、價值判斷與概念組成的系統,往往是一些固執的無價值的偏見概念,是「政治運動、利益集團、黨派計劃草案的願景的」總和,馬克思甚至認為意識形態是為了欺騙和使權力關係具有合法性的上層建築,當然,他想不到後來的專政政權也以馬克思主義作為政權的意底牢結。
Continue reading

王慧麟:維園燭光 告別中國

准考證一九八九年的春夏之交,我正在應考高級程度會考。我的考試時間相當長,由四月直踩至五月,因為我要考「中國歷史」。那是一個未改制的中國歷史科,共有三卷﹕是的,三份考卷,分兩天,共考九小時。

Continue reading

李怡:在香港主體意識下思考六四集會形式

儘管六四集會因暴雨腰斬,結束前市民仍擠滿維園。但今年的爭議,帶來支聯會以外的六四活動,顯示這個一年一度延續六四記憶的集會,已屆分水嶺。也就是說, 隨着中國政治的結構性腐敗,中港關係的丕變,香港年輕一代自主意識的提升,支聯會沿用24年的形式,唱同樣的歌,台上同樣的哭腔,然後說一句「明年再 見」,已不合時宜。

日前浸會大學香港過渡期研究計劃的調查發現,受訪的93名學生中,願意自稱「中國人」的是「零」,65%認是「香港中國人」,這是自90年代初開始調查以 來首見。事實上,許久以來,幾乎所有香港人在國外被問到是哪裏人,都會回答「Hongkong Chinese」而不會說「Chinese」。但過去回答問卷時仍有不少人自稱中國人。現在是連問卷調查都沒有一個人說是「中國人」,這顯示香港年輕一 代對中國已完全沒有認同感了。

Continue reading

The Death Of Hong Kong(香港之死) Fortune Magazine,1995

1995-The Death of HK

早在九五年,美國財富周刊已經批死香港在回歸後會「玩完」,並以<香港之死>作為封面。近來,香港的監管機構、官員接連傳出財金醜聞,司法受操控,專業精神崩壞,亦印證了此一推測。

<財富>文中指香港將繼續是一個賺到錢的地方。但作為北京的殖民地,香港無可避免將慢慢變成一個普通大陸城市-官商貪腐,勾結,有法不依。而商業方面,外國商人不再有公平競爭機會,形成一個個「圍威喂」的官商集團小圈子。最重要一點是本地官員將受大陸官員監控及操弄,以裙帶關係與貪腐方式管治而不再重視法治,香港將變成一潭死水。

英語的重要性不再,漸漸倚賴廣東話與普通話;那個派系在北京「上位」將控制香港全部政府部門的運作,立法會議員換上服從聽話的人,選擇肯配合的法官,欽點特首,這些官員將會受數以百計由中共派到香港的黨官嚴密監督與指導、傳媒馴服大阿哥,逼令自我審查。終審權收歸北京政府。

環顧今日的香港,回歸不到二十年,<財富>的預言已一一成真。事到如今,我們要捫心自問,這些年來我們做得夠不夠?有沒有分清主次,盡全力在本土議題上,據理力爭?

source: http://money.cnn.com/magazines/fortune/fortune_archive/1995/06/26/203948/index.htm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