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殖民主義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10 posts

不可逾越的主權問題

09ThatcherRDV-superJumbo-v2.jpg

北京動用到人大釋法,在香港的法律上僭加諸多條款,對香港法治及一國兩制衝擊之猛,遺禍之深,難以估計。北京釋法目的旨在重申中國對香港主權的絕對地位。主權,不單是北京政權不能逾越的底線,就算是九七前的殖民時代,英國都從未有一刻把香港的主權放鬆過。

Continue reading

自由派之死

1997年6月30日立法局大樓外。(圖片來源:明報)

1997年6月30日立法局大樓外。(圖片來源:明報)

香港之自由主義傳統,未嘗茁長卻經已要宣告死亡。受被譽之現代自由主義發源地的英國統治近百五載,其自由主義在此地卻不留多少痕跡。英國人走了僅十七年,留下的自由主義虛擬架構,竟已分崩離析。

一八四一年英國人攫取香港時,正值為自由主義思潮在英國極盛時期。前有洛克、湯馬斯潘奠下的基石,當時又有密爾等自由主義之大師,西敏宮內則有自由黨前身,輝格黨獨領風騷。輝格黨巨頭巴麥尊子爵對清廷發動的鴉片戰爭,便是以「自由貿易」作為冠冕堂皇的理由。在自由主義之大旗下開埠,香港的任務自然要當一個能令殖民者自傲的自由港了。

Continue reading

地理人的包袱——再看環境決定論

葉劉淑儀日前在明報刊登的文章《地利如何有助美國崛起?》,間接導致沉寂了至少一個世紀的環境決定論(Environmental Determinism)再次浮上了水面。投身守護新界東北運動前線的地理學者陳劍青在臉書上評擊葉劉的觀點為「舊世界的地理學」,不點名批評葉劉為「不學無術的政客」。陳劍青對葉劉的評擊馬上被網上媒體轉載,卻引來了一些反駁意見,認為陳對地理環境因素不屑一顧的態度帶著其自身學科的偏見。對於指向陳劍青的反駁意見,筆者卻是抱以最深切的同情,畢竟有些觀點只有從地理出身的人才能理解和感受得到。

Continue reading

被遺忘的一戰大軍:華工之手如何塑造歐洲

被遺忘的一戰大軍:華工之手如何塑造歐洲

被遺忘的一戰大軍:華工之手如何塑造歐洲

招募華工期間,英國在威海的租界。(攝影:David Livingstone)

招募華工期間,英國在威海的租界。(攝影:David Livingstone)

在前往法國路上的華工。(照片來源:考茲家族基督教青年會檔案,明尼蘇達大學)

在前往法國路上的華工。(照片來源:考茲家族基督教青年會檔案,明尼蘇達大學)

四名法國華工隊成員在一座房子的廢墟前。還有兩個幫派成員,一名翻譯員。 (照片來源:佛蘭德斯戰爭博物館,伊普爾)

四名法國華工隊成員在一座房子的廢墟前。還有兩個幫派成員,一名翻譯員。 (照片來源:佛蘭德斯戰爭博物館,伊普爾)

拆卸鐵絲網的中國工人。 (照片來源:考茲家族基督教青年會檔案,明尼蘇達大學)

拆卸鐵絲網的中國工人。 (照片來源:考茲家族基督教青年會檔案,明尼蘇達大學)

1917年,英國上尉路易斯•希伯特(Louis Sebert)和一名中國翻譯員一起吃飯。 (攝影:David Livingstone)

1917年,英國上尉路易斯•希伯特(Louis Sebert)和一名中國翻譯員一起吃飯。 (攝影:David Livingstone)

1918年2月,法國華工隊成員正在清洗位於法國埃蘭坦克兵團中心工場的一輛Mark V坦克。(照片來源:坦克博物館)

1918年2月,法國華工隊成員正在清洗位於法國埃蘭坦克兵團中心工場的一輛Mark V坦克。(照片來源:坦克博物館)

文化大革命期間,麥農戴傳新毀掉了一張年輕法國女人的照片。那是他50年前在法國留下的最後一張照片。當時戴傳新已達耄耋之年,他害怕因為這張照片而被標籤為叛國者。文化大革命中,一切有關舊中國的記憶都被摧毀,包括過去西方的影響。

戴傳新的孫子戴洪玉在戴傳新去世後一年出生。戴洪玉說:「村長告訴我有關這張法國女子的照片的故事。他說那個女孩很高,戴著一頂很大的帽子。」

戴洪玉現在在臨沂賣膠布,從小他就跟村裡其他人一樣,把他祖父拍下那張照片的地方稱為「歐羅巴」。幾十年之後,他才知道,那個地方叫歐洲。

戴洪玉的祖父是數十萬在第一次時間大戰(1914-1918)期間,在歐洲和中東挖戰壕、造坦克、組裝武器的中國工人之一。他們是一戰期間人數最多、服務時間最長的勞工團體。他們的故事大多已經被世人遺忘,整整一個世紀,才慢慢被再次發掘出來。

Continue reading

解殖?重殖?

(圖片來源:Andrew Chew)

(圖片來源:Andrew Chew)

六十年代是香港本土意識及「香港人」身份的萌芽狀態。一九六五年的英文虎報便對於香港人身份有有趣的觀察:

“This is not a new idea. Hongkongites have been talking about for years…The root of the problem in wanting to instill this Hong Kong Identity sense into the citizenry is to determine who belongs and wants to belong to Hong Kong. (But) for the idea of Hong Kong identity to grow and for its people to take pride in being identified with Hong Kong, living standards have to go up. Otherwise it’s trying to give culture to hungry and needy people-it simply just won’t work” by Ernie Pereira, Hong Kong Tiger Standards, 28 Feb 1965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