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法治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8 posts

梁國雄:年年行,悶唔悶?

1502515_801400393219658_1326782751_n

聖誕時分,少不免有賀節之問候短訊。其中一個至為特別,似應來自朋輩的小兒女,恭祝之餘,先詢我今年元旦會否遊行,復又補上一句:「年年行,悶唔悶?」閱之不禁微笑,童言果真無忌,不若成人對話,轉彎抹角,機關暗藏!由於事忙,並未奉答世侄,今日在此饒舌,希望他有緣讀到,元旦日遊行碰到我為「社民連」站台籌款之時,再作議論!

Continue reading

徐承恩:英治中華的憂鬱—精英惡鬥史前史(三之二)

高和爾(Daniel Caldwell)墓

高和爾(Daniel Caldwell)墓

完全腐敗的高壓政治

大量的流動人口,令香港的治安完全失控。而珠江口一帶原本就是海盜的地頭,而中國政府又因太平天國之亂而無法有效管治,令進出香港的船隻纍遭劫掠。中英兩國在一八五零年代交惡,廣東一帶非鴉片戰爭之主戰場,廣州民眾又曾於三元里成功抵抗英軍,令廣東官民反英情緒高漲。廣東官員不時威嚇居港華民,要求他們離開香港,否則當通敵論。在英法聯軍戰爭初期,廣東當局對香港施行恐怖襲擊,襲擊出入香港的洋船、試圖暗殺居港西人、又煽動香港華民罷市。雖然居港華人對中國的煽動興趣缺缺,但這已觸動了香港政府及居港西人的敏感神經。

Continue reading

徐承恩:英治中華的憂鬱—精英惡鬥史前史(三之一)

51T+hTKTXGL._SL500_AA300_

香港有史以來管治最惡劣的日子,當然是在首次淪陷之後那三年零八個月。那麼排第二的,又是那一段日子?本人一直以為那該會是一九九七年二次淪陷後至今的那段日子。是的,論物質生活、論社會公道,今天未必比那夢幻的麥理浩時代差。問題是,當今經濟發展已經見頂、精英共治的政治制度既回應不了後物質時代的需要卻又拒絕改變、而香港在強國的步步進逼下亦似乎看不到未來。沒有前景,這才是令人憂鬱的地方。這種茫無前路的景況,是當代香港人從未遇過的。

Continue reading

劉健威:法治神話/黑暗歲月/期待殖民史

法治神話

不要看到今天一些法官義正辭嚴地捍衞法治,就把港英時期的法治浪漫化──這很容易誤導了「八十後」、「九十後」,將英國人在香港的統治看得很完美,以致口口聲聲「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在處理政治和法律的關係上,港英時期絕對好不過今天的大陸。

我想舉一個例子,當然以當事人今天的身份也不好說話了──那就是曾鈺成、曾德成兄弟,在六七年左派暴動時期,曾經因為在學校之內派發宣揚共產主義傳單而被判監兩年!

派傳單,只是思想表達的方式,沒有傷害人,也沒破壞社會治安,竟然判刑那麼重,這是哪門子法治?你能夠想像今天黃之鋒跑上街叫幾句口號就給人拉去坐牢嗎?但在六七年,那是絕對可能的事──在非常時期,英國人可以扯下紳士面具,赤裸裸地蹂躪法治,把法律作為政治的工具和奴婢;而那時期的法官,也懂得配合港英政府的政策。

香港也有「李旺陽」,一九六六年,天星小輪加價引發暴動,當時一位積極參加反加價的青年盧麒就是「被自殺」的。

Continue reading

讀者投稿:只限嘴炮的香港法治

這香港,是我所認識法治的,寬容的,文明的國際大都會嗎?

都說「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勇夫安知義,智者必懷仁。」外傭爭取居港權申請資格官司,區區一宗司法覆核,把香港人的本質都引出來了。是非曲直,筆者付之闕如,自有歷史評說。遠的不論,零五年元旦的「反政棍」遊行,反對「無恥政客」藉司法覆核挑戰領匯上市,「阻人發達」,記憶猶新。今天我們再談起領匯,會想起甚麼?

讀歷史,就是要從歷史汲取教訓,但歷史給予我們的最大教訓,就是人類永不汲取歷史的教訓。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