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辛亥革命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8 posts

魯迅:藥

出自魯迅《吶喊》文集短篇小說《藥》

秋天的後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陽還沒有出,只剩下一片烏藍的天;除了夜遊的東西,什麼都睡著。華老栓忽然坐起身,擦著火柴,點上遍身油膩的燈盞,茶館的兩間屋子裡,便彌滿了青白的光。

Continue reading

梁文道:辛亥百周年——去南方

一九八九那一年,中央電視台以六集《河殤》震動了不少大陸青年。就連香港也有一些知識分子受到感召,熱熱鬧鬧地談了一陣子「黃土文明」與「藍色文明」的分別。回想起來,那套紀錄片的主題其實簡單得很,無非就是指出中國人總是背對海洋,面向平原,一天到晚念念不忘黃河這條「母親河」,結果閉關自守,困處黃土之中,成了一個封閉保守的內陸文明。只要轉身一看,我們不難發現大海之外別有洞天,那便是開放大膽,冒險進取的歐羅巴「藍色文明」了。我還記得其中一集談到了深圳,稱讚這個新生特區的實驗精神,宣稱鄧小平的偉大眼界總算「終結了幾千年來背向大海的歷史」。說來奇怪,當時我們一群香港年輕人明明天天對着蔚藍色的無敵海景,怎麼也會相信《河殤》的誇誇其談,真以為自己是又封閉又保守的「黃土文明」的一分子呢?這就和某些可能一輩子都沒在黃河流域生活過,但又動不動就把可黃河掛在嘴上的香港人一樣,覺得自己身上流的血全是黃河水,卻,渾然忘記了自己身處南海之濱的現實。

Continue reading

辛亥二三事:百年革命話孫文

國共官方史書所稱的「陳炯明叛變」令孫文的北伐大計幾經波折,適逄北京發生政變,馮玉祥請孫氏北上共襄國是,但孫文一上北京健康卻急轉直下,最後因肝癌病逝,享年五十八歲。雖然孫公崇尚革命,戎馬一生,臨終前卻留下了「和平,奮鬥,救中國」,也未曾對和平感到絕望。孫文海內外極享名氣,但要成為現代國人推崇的「國父」尊銜,還是要到三年後蔣中正完成北伐統一中國,國民黨還都南京開始。

Continue reading

辛亥二三事:聯省自治與單一集權?

袁世凱這強人一死,全國政治陷入了更混亂的狀態。北方由北洋各個派系混戰,而南方則反對北洋政府破壞《臨時約法》展開護法運動。1920年,粵軍陳炯明控制廣東一帶,請孫文重返廣州,孫文主張武力統一建立單一政府,而陳炯明則主張和平聯省自治,路線不同令兩人決裂,陳炯明自此淪為國共官方歷史下的「叛徒」達半個世紀。

Continue reading

辛亥二三事:君主立憲與共和政體?

宋教仁上海車站被刺,國民黨上下悲憤莫名,矛頭直指在北京袁大總統。孫文力主血債血償,南方各省再次獨立響應孫文的二次革命。當然革命黨人完全非袁公對手,南軍旋即被擊破,孫黃等革命人士再次流亡海外,不夠一年,共和夢碎。既然你革命黨都撕破了臉,那我袁世凱也不用受你《臨時約法》所安在我頭上的緊箍咒了,先是解散國民黨,國會人數亦因此不足而癱瘓,再廢除《臨時約法》,擴大總統權力,袁公從此大權在握,開始稱帝的不歸路。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