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香港史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17 posts

香港開埠初期最有趣的男人——高和爾事件

政府權鬥、官員貪污、官黑勾結⋯⋯以為是指特區成立近廿年來的亂象嗎?非也,今天一般揮舞龍獅旗之年輕人,恐怕未有想到這些指控,竟是發生於大英帝國統治下的香港吧?事實上在一九七〇年代前,香港根本難以與良政善治扯上關係,甚至於開埠初期,殖民管治更加是一塌糊塗。今天要說的故事,是有香港開埠初期最有趣的男人之譽總登記官及首任撫華道高和爾。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國務卿克里的堅尼地淵源

delano-sisters

狄蘭奴姊妹

堂堂當今美國國務卿克里居然能與香港的堅尼地城扯上關係?讀者不禁要問,這是開玩笑吧?非也,不僅是美國國務卿,〇四年選不上總統的克里,就連人稱最偉大的美國總統小羅斯福,都跟堅尼地城有段淵源。百年恩怨,要從堅尼地城的一條小街科士街說起。

Continue reading

廿年市局政治史:黃夢花議員

Screen Shot 2014-07-27 at 7.44.31 PM

1981年12月13日黃夢花以香港房屋委員會行動小組主席出席城市論壇(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一九五二年港督葛量洪否決楊慕琦的政改計劃,自此直到中英談判前夕,香港一直未進行任何大幅度政制改革。葛量洪為了撫平反對聲音,又高調宣佈於市政局增設兩個民選議席,不過該兩個民選議席,早於戰前已經設置。直至一九八二年區議會成立前,市政局為唯一有民選成份的機構,多年來也成為不少政治人物的平台和階梯,如貝納祺、胡百全、胡鴻烈、張有興、葉錫恩、譚惠珠等。而當中一位早被遺忘的黃夢花,自六七年起一直擔任市政局議員直至一九八六年為止。近二十年的市政生涯當中,他經歷了香港翻天覆地的變化,也對香港政治多有洞見,甚至在中英談判期間與北京接觸,為香港前途提出的建議很多也融入了後來的《中英聯合聲明》之中,成為了北京對港的管治承諾。

Continue reading

被遺忘的八十年代:大亞灣核電廠事件

1986年10月5日在摩士公園舉行的反核集會。

1986年10月5日在摩士公園舉行的反核集會。(圖片來源:教協)

小說改編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用大亞灣核電廠事故為背景,創作出一個懸疑緊湊的科幻故事。在香港發生的科幻故事,的確是一個十分罕有的題材,因為超乎常理的事情幾乎每天都在香港發生。不過對核事故的憂慮,香港人並非今天才有的。早在一九八二年大亞灣核電廠計劃開始時,整個八十年代,香港政治曾陷入熾熱的核安全討論當中。

Continue reading

落空了的民主承諾:楊慕琦計劃

SirMarkYoung

昨日特首梁振英向北京提交了政改諮詢報告,正式啟動政改五部曲。各界預料八月舉行的人大會議將會為普選形式定下框架,而民主派已經揚言,若八月的人大決定不符國際標準將會佔領中環,醞釀多時的政改之爭如箭在弦。

自從佔領中環寫入民主派的議程,社會陷入嚴重撕裂,兩方勢力不斷動員各方群眾,政界、商界、學校,甚至普羅大眾捲入了佔中與反佔中的輿論戰。無論佔中最終是成是敗,倘若政改未能成功得到社會絕大部份人的支持,香港內耗只會愈發加劇,本來已經施政無效的政府必然像曾鈺成所講,變成「ungovernable」。

我們又是怎樣走到這個自我毀滅的困地呢?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簽訂,中共在「回收」香港主權同時,承諾給予港人高度自治的治權。一九九〇年《基本法》頒佈,中共又承諾香港的特首和立法會最終會由普選產生。但結果二十四年後,所謂普選承諾,只是任憑中共自己定義的民主,以又是任憑定義的「愛國愛港」標準,旨在確定一場既「民主」,又要「安全」的選舉。

歷史總是不斷地自我重複!香港人被給予的自治「承諾」,已不是第一次落空。如果當年的承諾被兌現,香港人今天會有否繼續蹉跎在這遙遙無期的普選路呢?

Continue readi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