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史海回眸 History

香港開埠初期最有趣的男人——高和爾事件

政府權鬥、官員貪污、官黑勾結⋯⋯以為是指特區成立近廿年來的亂象嗎?非也,今天一般揮舞龍獅旗之年輕人,恐怕未有想到這些指控,竟是發生於大英帝國統治下的香港吧?事實上在一九七〇年代前,香港根本難以與良政善治扯上關係,甚至於開埠初期,殖民管治更加是一塌糊塗。今天要說的故事,是有香港開埠初期最有趣的男人之譽總登記官及首任撫華道高和爾。

napoleon_sainthelene

拿破崙於1815年滑鐵盧兵敗後被眾於聖赫勒拿,直至1821年逝世。高和爾於1818年在該島出生,與拿破崙同期。

高和爾(Daniel Richard Francis Caldwell),又名高三桂、高露雲,出生於一八一八年英國東印度公司於南大西洋的殖民島聖赫勒拿。當地最蓬協的產業為黑奴販賣,以及前來觀摩兵敗於當地被囚的拿破崙之旅遊業。直至英國政府宣佈廢奴後,東印度公司開始從廣東進口勞工(當地仍有四份一人口為華人),從此路徑或許可以窺探出高和爾與香港的淵源。

高和爾幼時便跟隨在民兵團當兵的父親先後到同為英殖民地的檳城及新加坡。其於一八三四年十六歲之齡隻身到廣州一所鴉片公司打工。高氏甚有語言天份,據說精通各種中國方言,又懂馬來語、印度語、葡萄牙語。聽說他也是一名女人湯圓,其中文便是憑其與當地華人女子打交道而學到。

香港被割讓為殖民地後,他來港被聘為法庭傳譯員。由於當時中英兼通傳譯員聊聊可數,結果出現法庭沒有高和爾便沒法開庭審案的局面,高氏也因此得以扶搖直上,官運亨通。由於其善於與當地華人打交道,在黑白二道都鋪上了人際網絡,於罪案叢生的殖民地來說,實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被擢升為助理警察總長,但很快便因破產到澳門避債而辭去其政府職務。

powhatan_port_side_-_nara_-_513000

美軍軍艦USS Powhatan借助高和爾的情報,於1855年8月連同皇家海軍軍艦HMS Rattler擊破海盜。

然而高和爾很快又回港重返政府,更為皇家海軍提供海盜情報,令海軍屢屢擊破海盜,於一八五五年更連同美國海軍於九龍海面擊破十艘海盜船、擒殺八百名海盜。廸士尼電影《魔盜王》的海戰場面,毋需以加勒比海為題材,近在南中國海面上,也是如數家珍,至於當中海盜造型是否如周潤發扮演的嘯風船長一樣,便不得而知了。

高和爾之所以能精確掌握海盜情報,源於其線人黃墨洲。黃氏是當時香港最惡名昭著的黑社會頭目,其綁架勒索、走私販毒(不過販賣鴉片是當時港府的主要收入來源)、賣豬仔,無一不作。他於中環街市開了一所魚檔,卻成為了其幫會的情報中心,提供海盜的活動情形,而就如《無間道》一樣,高和爾與黃墨洲搭上,成為其打擊海盜無往而不利的重要原因。

高和爾曾經再度離開政府,原因是其薪酬太低,並在辭職後與黃墨洲合營船運業務。然而一八五六年五月清廷緝拿英船亞羅號,英國對清宣戰,港督寶靈急需一名中英皆通的人才穩定香港,並指高氏為「唯一一名曾與本地人民有過圓滿交流的政府人員」,拜其為總登記官以及首任撫華道(Registrar General and Protector of Chinese,後改稱華民政務司,相當於今天的民政事務局局長)。

一八五七年及五八年的緊急法案,更賦予高氏更大管制華人社區的權力,而當時通過的《性病法案》(Venereal Diseases Ordinance),更給予高氏為本港過千個妓寨發牌的權力。憑着港督的信任,海軍的依賴,華人的情報網絡,當時的高和爾可算是權傾朝野。

esing-baker

1857年香港發生毒麵包案,將華洋社群的矛盾及猜忌推至高峰。圖內警察正檢驗麵包。

然而處於權力頂峰也會招人妒忌。一八五七年英法聯軍之役正酣之際,香港發生毒麵包案,灣仔船街的裕盛辦館東主張亞霖意圖於麵包中下毒毒死在港的歐籍居民,華洋社群,殖民者與被殖民之間的矛盾及猜忌到達高峰,殖民政府頒佈多項緊急措施,對當地華人實行變相軍管。同年一名美籍海盜於法庭指控高和爾與黃墨洲有不法勾當。黃氏於七月十六日被捕,高氏為之辯護。而庫務司(即今財政司)科庫與律政司安斯蒂則指控高氏私營妓寨,指其勾結海盜。安斯蒂更直斥高氏的華籍妻子為「妓女」(harlot)。

要知道種族通婚於十九世紀的香港依然是禁忌。甚至到一九三七年匯豐銀行總司理祁禮賓仍明言銀行的英籍職員與非英籍人士通婚是禁忌。當時不少歐籍男士其實都有包養本地華人女子,但高和爾卻是唯一一名明媒正娶華人女子的歐籍男人,甚至連婚禮都採用傳統中式儀式,可見其獨立特行之個性。當時高氏的主要政敵之一警察隊長梅理指摘高氏與黃墨洲的親密關係,其惡卻不在於控黃氏的犯罪紀錄,而是黃氏作為次等的黃種人不應受到平等對待。就連曾經被形容擁有「藍眼及真正英國人面容」的高和爾,其種族身份都受到質疑,而被指為「混種」、「新加坡的半種姓」。可見當時對高和爾的攻擊,已經從表面上的犯罪嫌疑,變成深層次的種族問題。

thai002264

於1854至59年擔任港督的寶靈,被視為作風開明,曾擔任國會議員,任內最大政續為達成《賽靈條約》,開通泰國對外貿易,於高和爾事件中維護高和爾。

這場港府高層的權鬥戲碼比今年的雙司之爭更為矚目。庫務司、律政司、警察隊長是反高派,而與高和爾同為共濟會成員的署理輔政司(即今政務司司長)必列者士及總測量官急庇利則為挺高派。比電影更戲劇性,必列者士署任輔政司期間,以節省辦公室空間為由,更下令燒毀有傳載有高和爾參與海盜活動證據的黃墨洲數簿。而港督寶靈為了平息事件,成立了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卻委任急庇利為主席,以及不少高和爾的好友為委員。

律政司安斯蒂因此與港督鬧翻而被革職。安氏回英後四出巡迴踢爆香港的貪污腐敗、官黑勾結,又於《泰晤士報》寫了一篇三萬字的文章,直指港府的「恐怖統治」,與《成報》的漢江泄相映成趣。安氏的舉動更驚動了英國國會,結果當羅士敏於一八五九年繼任港督時,不得另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

高和爾自辯時稱該等指控全屬陰謀論,為梅理、安斯蒂及一些報紙妒忌其成功,及不滿其與華人社群過於親密。他續爆對方黑材料,指梅理與其情婦私營妓寨,而安斯蒂則是常客,相信比起甚麼僭建、西九門更加震撼。結果委員會裁定高氏妨礙司法公正,利用皇家海軍剷除海盜以助長某方海盜勢力,並將將之革職。

高和爾被革職後轉而從商,憑其於華人社區的人際網絡,生意也相當興旺,直至港督麥當奴履新,高氏再次得以重用。為政府發賭牌提供意見,又搞秘密警察。由於其線眼滿佈,有傳其秘密警察比香港警察更快偵破罪案。

bf9d722b7bfacf1e745d6f108423b5a8

跑馬地墳場高和爾之墓,碑上有清晰共濟會標記。(來源:SCMP)

相傳高和爾相當鍾愛其華人妻子,誕下了共十二名子女,更收養了超過二十名華人小孩。當其於一八七五年逝世時,共濟會成員為之在跑馬地墳場起了一座宏偉墓碑。改信基督教的妻子則把其為於荷李活道及鴨巴甸街交界的物業出售予倫敦傳道會,及後改建成香港西醫院及道濟會堂,即約十年後孫文就讀及禮拜之地方。

高和爾的故事揭示了香港開埠初期的情況:黃賭毒猖獗、海盜為患、政府人員權鬥傾軋、貪污腐敗、與黑社會勾結的九反之地。高和爾憑借其語言天才,從寂寂無名的聖赫勒拿小子,與海盜勾結,一躍成為殖民地高官,成為殖民政府在華人地方中瞎子摸象的指路明燈,殖民者與被殖民之間的唯一橋樑,而高和爾也善用其特殊的身份,在黑白兩道之間如魚得水。其破除殖民者不可逾越種族禁忌,迎娶華人女子為娶,又與華人黑道稱兄道弟,也顯示出其眾不同的行事方式。其亦正亦邪的微妙身份,足以成為香港開埠初期最有趣的男人。

貝加爾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